天津毒品律师logo

天津毒品律师网
某某律师:135AAAAAAAA
天津毒品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天津律师入驻本站

    入驻咨询:15768875484
    微信洽淡:15768875484
    建站公司:律师名站网
    业务范围:律师网络营销推广、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网站安全托管。

天津市公安局禁毒总队缴获海洛因236.6克

时间:2019-03-14 14:28:19

  为逃避打击,运输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可谓想出了各种藏毒方式。前不久,一名男子竟将毒品缝进了鞋底试图蒙混过关,还没走出机场安检门就露出了马脚。日前,天津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将这名嫌疑人抓获,当场从他的鞋底中缴获海洛因236.6克。

  今年4月12日13:00左右,随着一架客机降落在天津滨海机场,由昆明飞往天津的一航班上的旅客们缓缓走出安检门。此时,一名行装简单的男子引起了机场安保人员的注意,只见这名男子只背了一个小挎包,他走路时,眼睛时不时瞟一眼脚上的鞋。安保员把目光放在男子的鞋上,发现这双鞋露出一个线头,似有一团塑胶状物品。安保人员立即与安检员眼神示意。通过安检门时,男子还故作镇定,当安检员示意他将鞋子脱下来检查时,男子的额头上却已经渗出了汗珠。安检员将鞋子拿起来,从线头松开的口子里,竟然抻出了一个装有粉末的塑胶袋。见此情景,刚刚故作镇定的男子顿时瘫软倒地,被机场安保人员搀扶进检验站内。接到报警后,市公安局禁毒总队与公安东丽分局打击犯罪侦查支队六大队缉毒民警迅速赶来,在机场公安分局民警的配合下,现场将这双神秘的鞋子割开,两只鞋的鞋底夹层居然共藏有6个装有粉末的塑胶袋。经送检,6个塑胶袋里,总共藏了236.6克海洛因。

  经查,今年44岁的嫌疑人薛某家住天津市东丽区,多年来一直没有工作游手好闲。薛某交代,今年4月初,他只身前往外地,购买了海洛因,担心被查获,他割开鞋底,将毒品藏进了塑胶袋塞进鞋底,又用线将鞋底缝合好,并于12日乘飞机返回天津。没想到,还没走出机场就被抓获了。

  市公安局禁毒总队民警介绍,近年来,一些涉毒人员开始利用航空贩卖、运输毒品。自去年5月截至今年5月,天津警方共侦破通过航空运输方式人体藏毒、夹带毒品案件10起,缴获毒品海洛因3.2公斤。

  民警表示,天津公安机关对于毒品犯罪从来都是零容忍,同时不断加大打击力度,不仅仅是航空运输毒品这条路行不通,在禁毒警方的多种机制下,其他运输毒品的途径也在防控中。犯罪嫌疑人不要以身试法,同时也提醒人们,乘坐飞机不要随便帮陌生人携带不明物品,不要因为一点儿私利毁掉自己的未来。

  【法律拓展】

  判定贩卖毒品罪的既遂,是否以毒品进入交易环节为准?

  1、对毒品犯罪案件在既遂与未遂认定上按照从严打击犯罪的要求,认定为既遂的做法不符合罪刑法定原则。

  我国刑法总则针对犯罪行为的不同形态分别规定了犯罪预备、犯罪既遂、犯罪未遂和犯罪中止四种犯罪形态。所以,在犯罪行为既遂与未遂的认定上,应当严格依据刑法总则的有关规定进行。司法实践按照从严打击犯罪的要求,认定为既遂的做法显然超越了我国刑法总则关于犯罪形态的明确规定,与罪刑法定原则的形式要求不符。

   2、实践中对于可能判处既遂的,一般不考虑未遂,属于只考虑对毒品犯罪的严厉打击,不考虑毒品犯罪立法所保护的法益是否受到侵害。

  未遂与既遂的区分,实质是行为对法益的侵犯程度之分,区分未遂与既遂的标准应当是,行为是否发生了行为人所追求的,行为性质所决定的法益侵害结果。行为的既遂,必须考虑具体犯罪构成所设定的法益是否收到犯罪行为的现实侵害或者威胁,如果受到侵害或者威胁,则是犯罪的既遂,否则,只能成立未遂。

  就贩卖毒品罪而言,只有毒品已经实现完成交付,才存在对社会管理秩序的现实侵害,也才存在对公众健康权利的潜在威胁。

  3、对毒品犯罪案件在既遂与未遂认定上按照从严打击犯罪的要求,违背保障人权的刑事诉讼法宗旨。

  最高人民法院1994年颁布的《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禁毒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及最高人民法院2008年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对毒品犯罪案件在既遂与未遂认定上按照从严打击犯罪的要求,在刑事诉讼法未修改前,为严打毒品犯罪具有一定的现实合理性。

  但是,2013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的任务与功能不仅强调要依法惩罚犯罪,更重要的是保障人权。因此,在新形势下,保障人权就要区分贩卖毒品的具体情况,不能一概按照既遂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