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毒品律师logo

天津毒品律师网
某某律师:135AAAAAAAA

首席律师

天津毒品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天津律师入驻本站

    入驻咨询:15768875484
    微信洽淡:15768875484
    建站公司:律师名站网
    业务范围:律师网络营销推广、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网站安全托管。

天津:吸毒女谎称母亲住院 诈骗好心人九万被拘

时间:2019-03-14 14:40:11

  吸毒女为了筹得毒资,竟然以其母住院看病用钱为由,先后多次骗取好心人9万余元,报警后南开警方将女子抓获并依法刑事拘留。

  郝大爷在南开区华苑居民区经营一家报刊亭,2012年1月初的一个晚上,报刊亭关门时来了一名女青年,“大爷,我没钱回家了,您借我点钱吧,您要是不相信我把手机押这。”见女青年非常可怜,郝大爷二话没说将钱借给了她,转天女青年就上门还钱。

  从那以后,女青年经常到郝大爷的报刊亭。交谈中,郝大爷发现女青年满面愁容,聊天中得知这女子的母亲刚出了车祸,正在住院治疗,为支付住院费,她四处借钱。说到伤心处,女青年泪流满面。郝大爷便告知女青年今后有难处便张口。得到郝大爷的信任后,女青年以母亲病重为由,每次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先后从郝大爷处“借钱”20余次,总计9万余元。

  今年4月,郝大爷见女青年总是借钱但没有还钱迹象,便产生怀疑。4月5日上午,女青年再次到郝大爷处借钱,郝大爷随即报警,派出所民警立即将女青年抓获。女青年名叫郭某,32岁,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法律拓展】

  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冰毒)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从上述规定的字面上看,似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达到五十克就可能判处死刑,实际不是这样的。这里所说的五十克毒品,在没有其他从重或者从轻、减轻情节的情况下,通常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而不能判处无期徒刑,更不能判处死刑。

  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如同其他犯罪立案标准一样,是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根据本地惩治和预防犯罪的需要确定的。例如,云南省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达到五百克以上可判处死刑;而在辽宁省,同样情况,三百克以上就可以判处死刑。这个数量就是在法律文件中所说的各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

  毒品犯罪具有很强的地区性特点 ,要正确掌握毒品犯罪的死刑数量标准,应当结合本地毒品犯罪的实际情况和依法惩治、预防毒品犯罪的需要,并参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典型案例,恰当把握。

  为了慎重掌握死刑数量标准,各地都有进一步的详细规定。如辽宁省规定,对于单纯为了赚取运费为他人运输毒品的初犯、偶犯等,考虑其主观恶性相对较小,应当与走私、贩卖、制造毒品犯罪有所区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数量标准掌握在海洛因、甲基苯丙胺600克以上为宜,同时要综合考虑被告人的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等各种情节加以处罚。

   “摇头丸”是一种混合类毒品 ,大多含有甲基苯丙胺,但毒品含量相对较低、危害性相对较小。根据辽宁省的规定,对于走私、贩卖、制造含甲基苯丙胺的“摇头丸”犯罪,含量在25%以上的,视为刑法中规定的“甲基苯丙胺”,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按照300克以上掌握;含量在25%以下的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掌握在1000克以上。对于运输含甲基苯丙胺的“摇头丸”犯罪,含量在25%以下的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掌握在1500克以上。

  毒品数量是判处死刑的重要标准,但不是唯一标准。是否判处死刑,应当综合考虑毒品数量、犯罪情节、危害后果、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以及当地禁毒形势等各种因素,做到区别对待。

  有的虽然没有达到可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但是具有毒品犯罪集团首要分子、武装掩护毒品犯罪、暴力抗拒检查、拘留或者逮捕、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等严重情节的,也可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与此相反,有的毒品犯罪虽然达到了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但具有下列情形的,可以不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

  (1) 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

  (2) 已查获的毒品数量未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到案后坦白尚未被司法机关掌握的其他毒品犯罪,累计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3) 经鉴定毒品含量极低,掺假之后的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4) 因特情引诱毒品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5) 以贩养吸的被告人,被查获的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6) 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数量标准,确属初次犯罪即被查获,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

   (7) 共同犯罪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但各共同犯罪人作用相当,或者责任大小难以区分的;

  (8) 家庭成员共同实施毒品犯罪,其中起主要作用的被告人已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他被告人罪行相对较轻的;

   (9) 其他不是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

  此外,对于仅有被告人口供与同案被告人供述作为定案证据的,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要特别慎重。